咕了个鸽子杏花村

=酒/杏笺


热爱之心如海水流逝不停止

【雷凯】夜不能寐

※私设,ooc







『敬启。


不知凯莉小姐何时有空,想来造访唯恐冒犯,故书此信以示前提。


望下次来访时不必看到您美丽的面孔因我扭曲。』


白底烫金纹的昂贵信纸泛起波澜,起初像海浪,后像山峦,最后凝结成宇宙,被凯莉小姐抛之脑后。


现在是晚8点。


电视里的主持人一脸滑稽相,大嘴一张一合的说出无聊的调侃,没想到嘉宾竟挣相附和,一派祥和。


凯莉也去过那种节目,被当成特邀嘉宾什么的,富贵的小姐妹们聚在一起,穿着得体的服饰,表面上高傲的不行,背地里却总悄悄塞给凯莉一些东西。


是一封粉色的信,漆印不像是家族章,倒像是充满闺趣的个人印记 。凯莉总明面上应和着,回家后便全权作废。


“都说了啊,我不认识那家伙。”


那家伙好像有紫色眼睛,少女们都为之着迷,但凯莉只觉得他暗送秋波的方式腻到恶心。


“不知道这位可爱的小姐叫什么呢?”


“滚。”


“想必就是大名鼎鼎的凯莉小姐吧。”


他还特意加重了大名鼎鼎的咬字。


凯莉确实大名鼎鼎,都说是个贵族家中也出不了凯莉一个这么嚣张跋扈的大小姐,而且骑射击剑也是行家,耍得了长剑舞得了匕首。不折不扣的“乱世”佳人。


经管背地里经常被人说作不守规矩,但人们仍然乐于奉承。只因鬼狐家是世界上首屈一指的大豪门。


胡思乱想着,电视也变得索然无味。只能对着偌大的空房哀叹时代衰落,皇室竟让贵族掌握实权。


现在是晚9点。


凯莉小姐觉得困倦,但受了朗朗月光的吸引,赤着足在柔软的地毯上走向窗边。


庄园内还灯火通明呢。


大门和住宅门口都有大量的士兵守卫,每一辆进出的车辆都要受盘问检查。最近比较乱。据说有大陆来的吸血鬼弄出了命案。


好吧,吸血鬼。雷狮不就是。


凯莉不明白为什么他凭着一张脸就被皇家的小公主求着父亲给他封了爵位。凭着这重身份,他天天出入各种贵族聚会,对着各家小姐暗送秋波,居然还真有人为了他献上自己。


那家伙真有这么饥渴,要不是凯莉小姐是贵族中的另类,早就被他咬上一口了。


“臭丫头,打人不打脸。”


“你不是人。”


伶牙俐齿,满身锋芒,但依旧耀眼得要命。雷狮似乎乐得骚扰凯莉,时不时来庄园拜访。而凯莉小姐每次都会说


“谁再敢把他放进来就把丢到荒岛上!”


可惜似乎没什么用。


放呆真的可以让时间过得很快。9:30,是淑女睡觉的时刻了。





午夜。


额头冒汗,猛然惊醒。凯莉感到身体一阵不适,手脚僵硬,明明清醒着,却动不了。眼睛很难在黑暗中看清什么,只有冷冷的月光撒在窗台,内心也趋于空洞。凯莉不缺爱,因为她从来不会奢望什么。她不屑像家族里的那个哥哥示弱,她从来不想当公主,她只需要戴上王冠,主宰一切。


黑暗中有窸窣的声音,尽管看不清,但凯莉还是不自觉的将目光转过去。高大的身影隐匿在黑暗中,若是刺客的话便算她罪有应得吧。凯莉自嘲着。


黑暗中的人没有动静,两人就这么僵持着。


“你好,凯莉小姐。希望希望您对我的再次到访感到欢喜。”哦,是那个混蛋。


“是啊,不胜荣幸。”凯莉只能苦笑,她现在可只是任人宰割的案板上的鱼。


雷狮一步一步从黑暗中走出,似乎还哼着愉快的小曲。即使没有光线,但他的紫色眼睛任泛着令人痴迷的光晕,被月光一模糊,显得温柔而深情。他张开嘴说出露骨的邀约。


“今晚将是你我的狂欢。”


凯莉小姐挑挑眉,饶有深意的盯着那双眼睛。她不想以败犬自居,仍然言语骄傲。


“好啊,正巧我夜不能寐。”















☞劣根性

※凯柠凯无差

※短打,臆想产物,ooc有






“杀了?”

“嗯。”

“你真是无情呐。”

“彼此彼此。”

短匕对手枪,哪个更有威力?凯莉正用身体实践呢。科学家不就是在实践中诞生的?

两人正扭打在一起,白腿缠黑丝,黑发夹蓝发,蓝粉光芒迸溅,互相感叹着对方的无趣,却又不得不蜗居于此。

这个月第八次争吵。第三次动手。

“喂喂,这样就没意思了吧。”

凯莉扔下匕首,肩膀扭动带动身体翻向一边。转头看看安莉洁,还是保持着持枪的姿势呢,好巧不巧,枪口指着的目标也没有改变。

“向、我、开、枪”

凯莉弯起蓝眼,一字一顿,用口型发出邀约。

“那也等你把卧室里的微型炸弹拆了再说。”

“我没有!”凯莉瞬间皱起眉头,似是因安莉洁的不信任发言,她的声音既大声又有些颤抖。稍显刺耳。但在看到安莉洁的眉头又一次紧锁,她开心的笑了。笑的满地打滚,眼泪溢出。

惹安莉洁生气是凯莉除杀人外唯一的特长了。她既不会唱歌也不会画画,更不会出卖色相讨好男人,她没什么别的用,除了杀人。


“拜拜,再也不见。”

安莉洁还记得她第一次见到凯莉时的情景,幼稚的赌气女孩,上不得台面的打扮,卑劣的性格以及——对她的问好恶语相向。

结果安莉洁真的没看到凯莉了,直到晚上在书桌前读书时,她听到门口有响动,一阵窸窸窣窣,是一个拖着大行李箱并且满脸变扭的女孩。蓝眼,黑发,还有满身的粉。

这家伙是搞笑来的吗?

安莉洁挑挑眉,对此人的暗杀能力表示怀疑。事实证明她不需要怀疑。因为凯莉能在三秒钟内用钢索勒死敌人;能笑着用毒药敬酒;能在千里以外将人一狙必杀。看吧,丝毫不用担心。

凯莉似乎总很苦恼,但安莉洁更苦恼。因为小姑娘发泄的方式就是捉弄她。她并不是脾气火爆的人,但面对凯莉她总一点就着。

枕头下的刺鼻香薰,梳妆台抽屉里的人体器官,晚礼服上的血迹。

好言相劝没用,演变成肢体冲突,像现在这样。



“我原谅你了。”冰凉的声线显出了一丝紧迫,安莉洁可不想看到凯莉死去——匕首已离大动脉很近了。她将手枪放下,伸出手臂,而凯莉也如预期那样向她扑来。

这是她们第一次靠这么久不是为了扭打而是拥抱。

“我也原谅你了。”甜甜的少女嗓音从脖颈旁传来激起脊骨颤栗。

蓝眼少女在窃笑,蓝发少女在流血。

怎么可能原谅你啊,笨——蛋——

恋爱中的人与偷盗的人差不了太多,心情大多紧张、激动,小心翼翼。但盗贼偷你的财,恋人偷你的心。

凯莉小姐不一样,财与心她都要。她乐于展现自己的美好,让别人把财富双手奉上。但凯莉只愿给别人尝到一点点甜头,从不放别人进入她的温柔乡。

眼前这位黑发紫眸的优质男性除外。

他俊逸、阔绰,风趣。他能做到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但谁知道他怎样脱身的呢?或许只放了一把火,烧了大半个花园而已。但他现在有兴趣多呵护这朵送上门的。

蓝眼,黑发,粉丝绸。

狡猾,可爱,坏心眼。

她是水中月也是眼前人,更是甩着尾巴的媚狐。不过她并不正真是妖怪,要人的精气。她只要钱和心。

共舞,撕咬,缠绵。

雷狮的身子暖的惊人,凯莉小姐很喜欢。他们为惊异于互相身体的契合而狂喜大叫。

血腥手段和爱情手段都用上了,情意在眼波中流转。










最后贪心的怪盗小姐大干一笔,卷着雷狮的人与心与财,跑了。


凯莉好像一种警笛,无规律、无秩序,因此总惹得人们注意。但她没有固定的出场方式及顺序,可能在演出刚开始情节还未预热时,也可能在最后主角们各怀欢喜时,但不论怎么形容凯莉小姐,似乎都不如用她的原话来回答:


“看吧,这里会发生很有趣的事。”


自信,张扬,满怀爱意。她总是爱跟着格瑞满地乱跑,她总也不会被他的冷言冷语击倒,她殷切的希望格瑞能一直注视她,哪怕被黑洞洞的枪口所指也在所不辞。她就是个疯子。



“凯莉,束手就擒吧。”




格瑞在看着凯莉,他终于一直看向凯莉,让凯莉等了好久。她手上拿着刀,浑身都是血,但她嘴角却噙着甜蜜的笑,直到左心房被打穿,眼神仍旧充满爱意。






凯莉是由什么组成的?


糖果、血浆、并不积极跳动的心脏,凯莉是由这些组成的。





暂时退坑辽,可能会回来,很高兴认识你们😘

有事可以敲QQ

那个——

【渴望的眼神

【all叶】迷昼

※略正剧向,ooc慎入

※写给 @白果_Amile 的,瞎写的!!!!

※还你一个甜蜜蜜

“你知道吗?”

“知道什么?”

“你会在两百年以内死去。”








叶修是毫无上进心的。只对游戏有点喜爱,错了,是几乎狂热的喜爱。他似乎总能对困境视而不见得过且过。

“叶修学长......我喜欢你。”

“嗯?哦。我不喜欢你。”

正午阳光正好,该是明媚一天的开始。

是一个新的梦境。

就当是他创造出的游戏世界。一切都是他掌握着,这样也很好。平时老师的责备不会落在他头上、人们不会对他的形单影只指指点点——还有同性间的示爱。好吧,这项暂且跳过。

暧昧的肢体接触可以解释为关系好,那么这种执着的眼神总不至于当作仇视——是喜欢呐。

叶修总不喜欢与别人吵吵闹闹的,于是本能的拒人于千里之外之外,只有那么几个人总也赶不走,刚开始他觉得烦——却又渐渐习惯。

“叶修我跟你说,韩文清又换了一个学生会副主席,真是个狠人——那小姑娘上任才一周呢。”

“沐橙妹子又被人表白了,那男的可真惨呐——被毫不留情地拒绝啦!”

“新出的那款游戏你玩了嘛?听说是第一人称的rpg,可有意思了。”

       .
       .
       .
       .
       .
       .
“你真是呱噪,”叶修撇了一眼身边说的眉飞色舞一刻不停地少年,终是无奈地叹了口气,转念又想,“这样好像也不错。”

黄色绒毛随着少年得意的摆着头也左右晃动,只是摸一下——唔啊——就感到身体变得轻飘飘的。手感可真好。

叶修只是享受的半眯着眼,任由半米的光在窗外打转。

“少天,你可千万别去理发——破坏了这天然的手感。”不着边际的调笑从嘴角溢出,他还是放纵阳光。然后他听到黄少天吃吃的笑起来。

“好的——”和煦的风吹来,十分惹人倦。



时间尚且停留在快要放学的黄昏,叶修靠在窗台,微眯着眼看即将消失的夕阳,余光迟迟不肯消逝,尽乎于永恒。

老师站在讲台上唾沫横飞,但点名时却与叶修的名字隔了几万光年一样,永远也打不到。

睡觉时上课最好的活动,不过同桌的侧脸至少比佝偻着背的老头好看。

额前的碎发乖巧顺在眉边,一双深棕色眼里总也含着笑和其他一些混浊的情绪,当他转头看向叶修时,便又多了几分清明,多了几分欢喜。

他只挑了挑眉,没再对叶修说什么。

不得不承认他的同桌很好看的。是叫喻文州来着。

话不多,但追他的小姑娘实在不少。

每次叶修从抽屉找出大堆给他的情书,总是定定看着他,见他没什么反应就一股脑都扔进了垃圾桶里。

“你好歹也看一张吧。”叶修百无聊赖的窥着别人的心意,恶趣味的将其展平放在喻文州的眼前。谁知人家只是看着他笑。

笑。

眼睛微弯,嘴角的弧度也不太显眼,但威力着实惊人,叶修只得尴尬地收回手。

“这些巧克力你吃吧,”喻文州指了指自己的抽屉,又将头枕在双臂上,闷闷的发声,“别再看着我了,再看我就想亲你了。”

叶修比了个OK的手势,立马别过视线。

“想不到你居然这么调皮。”叶修也闷闷道。

长的好看还不准人看,真讨厌啊。




嗯,是夜。

要说散步也会遇上死对头,也就叶修一人有此殊荣。

“嗨,老韩,最近的服务器更新了嘛?新键盘手感如何?”机关枪似的,叶修抛出一系列问题,看似漫不经心实则有意回避了一些不愉快话题。比如上周电玩城中的胜负啦,用人身打的赌啦——暂时都忘记吧。

韩文清看了他几眼最终只有一个鼻音发了出来。

怪煎熬的。

叶修继续他的路线,谁知月光冷冷清清,不知不觉身边竟多出一人。那人眉目硬朗,月光也柔化不得他眼中的锐利。

视线有些模糊......

脑中也突的闪现出几个熟悉的名字......




等等,有些不对劲了。







我已经不记得自己何时沉睡了。











为什么——我的手上全是血?









白衣白帽白床单,还有一个脸色苍白的人。

你猜他什么时候会醒来,张佳乐没头没脑的问。环视一周,众人皆各怀鬼胎的样子。

“谁知道呢。”

是啊,谁知道呢。得知自己问了句废话,但眼神仍不住地飘向白色窗帘。

“反正不会是最近,他在梦里应该很开心吧。”


叶修活在梦里,梦里有苏沐秋。

【昊戴】人家就是喜欢你嘛

靠啊,我爱她

白果_Amile:

小甜饼!!!


我家大傻子的点文 @循时rain 


※bg向


※ooc预警


※沙雕文


※雷者慎入!


——————————————————————








在这个女选手极度稀缺的联盟里,又一位貌美的女选手脱单了。






————雷霆戴妍琦






脱单对象也是联盟里的人,但不少人都说没想到两人会在一起。






————呼啸唐昊






据说先表白的还是戴妹子,红着脸表完白然后对方红着脸答应了。






对于刚开始恋爱的小情侣,又特别是唐昊戴妍琦这种,面对彼此都免不了害羞,确定关系后的三个月都还是一见面就双双脸红。






夏休期来临,唐昊和戴妍琦也决定借助这个夏休期好好增进一下感情,起码不要一见面就脸红支支吾吾不知道说啥好。






增进感情的方法就是同居。






肖时钦在雷霆送走戴妍琦去N市的时候千叮咛万嘱咐,活脱脱一老父亲在不断唠叨担心一家闺女出事儿,嗯...毕竟戴妍琦也是他们雷霆的小魔女,雷霆的未来嘛!






戴妍琦下飞机的时候唐昊已经早早地全副武装来到飞机场等待了,唐昊虽然嘴上不怎么会说,但行动还是又快又诚实的。






他站在接机口心不在焉地捣鼓着手机,没几秒就抬眼看看,直到第n次抬眼看见了戴妍琦的身影从接机口走出,他瞬间心跳加速,长腿一迈,没几步就到了戴妍琦面前,从她手上拿过了行李箱和包包,单手拎着,然后另一手牵着她往地下停车场走。






戴妍琦也是全副武装,虽然他们不是明星但其实也差不多了,毕竟荣耀是红遍了祖国大江南北,而他们又是实力相当的职业选手。虽然她是全副武装但唐昊还是一眼就看出是她,唐昊表示谁还认不出自己的爱人呢!






戴妍琦和唐昊一样,也是一眼就认出来是他,看见他大步走到面前一只手就拿走了自己用全部力气才拿起的行李然后另一只手牵起了自己,她楞了楞然后在口罩下偷偷笑了笑。






唐昊一只手十分用劲地提着行李,而另一只手却是又轻又温柔的握着戴妍琦,他走在前面一点,特意放慢了脚步,怕身后的戴妍琦会跟不上,戴妍琦把他的小动作尽收眼底,她觉得唐昊肯定脸红了,然后想着想着就在心底感慨,自家的男朋友真是绝世可爱!






“干嘛啊?”






唐昊听到身后戴妍琦轻轻的笑声,别扭的问了问她。






“嘻嘻,我觉得我男朋友可爱啊!”






戴小魔女有谁不敢调戏,更可况这还是自己男朋友。






“...哼”






从机场到唐昊家也有一段距离,路上戴妍琦倒是没怎么调戏唐昊,只是比较正经地问了问他N市有什么好玩的好吃的,要知道N市可谓是六朝古都,好看好玩的景点还是有不少的,只是特色小吃是比不上武汉了。唐昊答应在夏休期这两个月带她在N市好好玩玩。






一到家两人也没怎么休息,就把戴妍琦的行李打开,把里面的日用品等等算拿出来在家里各个位置放好。唐昊最后将戴妍琦的衣服收进衣柜后转身便看见戴妍琦已经缩在床边睡着了。






唐昊虽然平时总是易冲动又傲气,但对于戴妍琦他也是真的用心。他估摸着戴妍琦这一早起来收拾东西赶飞机,原本能在飞机上稍微睡一会也会因为将要见到自己激动的睡不着,想到这里他又是一阵心疼,上前轻轻用公主抱抱起她往床中央放了放,然后又轻轻给他盖上被子,直起身来犹豫了一会又弯下身,在她额头上落下一个吻然后红着脸出了房间,临走之前也没忘把房间内的空调调到适宜的温度。






出了房间,唐昊去洗手间用冷水洗了把脸,然后打开电脑登录训练软件,嗯...作为一个合格的队长就是夏休期也不忘训练。






莫约半小时,唐昊完成了三个训练项目,卧室的门突然打开了。






戴妍琦光着脚站在门口,披着及肩短发,薄薄的空调被裹在身上,一只手揉着眼睛,很不清醒的样子。






“糖糕......”






戴妍琦轻轻喊了唐昊一声,然后向他这里走来。唐昊听到她这一声刚醒来带着鼻音酥酥软软的唤声红了脸,戴妍琦走到他面前一弯腰钻进了唐昊怀里。






唐昊正坐在电竞椅上,双手搭在面前的电脑桌上,整个身体与电脑桌还有点距离,戴妍琦钻进了这个空挡里,两腿一跨,面朝着唐昊坐在了他的大腿上,双手抱住他的腰,脸贴在了他的胸口上,闭上眼一副准备睡觉的样子。






此时唐昊的已经红透了,他保持着这个动作一直没有动,屏幕上的小人早早地从崖壁上掉下来训练失败了他也不晓得。






“怎么啦?不舒服嘛?”






几分钟后戴妍琦感受到了他的僵硬,抬起了毛茸茸的脑袋,眼睛水灵灵地跟唐昊对视。






其实唐昊没几秒冷静下来之后一直在纠结自己要不要有什么动作,是不是让女孩子主动不好,自己要更主动,结果还没纠结出答案就听到怀里戴妍琦轻轻的声音,他一低头就看见小姑娘正抬头望着他,像一只小猫一样,可爱得直戳他的心脏。






“我在想你为什么会喜欢我。”






没来由的,唐昊问出这样一句话。






听到这个回答戴妍琦也是一瞬间的疑惑,然后她突然笑了,低下脑袋,埋在了唐昊怀里。






“你知道嘛,一个人喜欢上另一个人是因为某种原因,而那个原因消失就不会那么喜欢了。”


“比如喜欢你长得帅,那你老了不帅变丑了还喜欢你吗?比如喜欢你有钱,那哪天你突然倾家荡产了还喜欢你吗?”


“所以我喜欢你只是因为你是你,你是唯一的你。”


“没有喜欢你的原因然后会一直喜欢下去哦~”


——————————————————————


end.


我和我家大傻子打赌,要是中秋期间发完她的 楚橙 昊戴 两篇点文她就写all叶嗷嗷嗷!! 接招吧!!


“你是小孩子嘛?”

文乃看着伸太郎幼稚的举动条调笑着。而伸太郎只是将头埋得更低,低到眼里只有脚下的土地。

是了,午休时间独自在树下生气确实挺让大人们不耻的。但唯独不想被这家伙教导呢。

“还是先管好你的数学成绩吧。”闷闷的不可名状的声音透着红色外套飘出,带着一点点鼻音。

纵使没有抬头看,伸太郎依然能知道文乃此刻正在思考式的左右摇晃。因为眼中总是黑一片,白一片的,大概是那条长长的红色围巾吧。

规律的摆动忽然停止了,就像破旧的大摆钟突然停了。他的生命也要停在这一刻了。虽然有点模糊,但他还是听清了女孩子说的话。

“你可要记得我哦。”














记得,当然会永远记得,如果电脑的个人资料可以加上死亡时间,那么伸太郎一定会填上8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