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花信笺

BG党,过激妖魔离我远点。

cp主食all凯。

最喜恶人1v1,多人也可

开学暂时消失。

以后我是话废博主over

暂时退坑辽,可能会回来,很高兴认识你们😘

有事可以敲QQ

那个——

【渴望的眼神

【all叶】迷昼

※略正剧向,ooc慎入

※写给 @白果_Amile 的,瞎写的!!!!

※还你一个甜蜜蜜

“你知道吗?”

“知道什么?”

“你会在两百年以内死去。”








叶修是毫无上进心的。只对游戏有点喜爱,错了,是几乎狂热的喜爱。他似乎总能对困境视而不见得过且过。

“叶修学长......我喜欢你。”

“嗯?哦。我不喜欢你。”

正午阳光正好,该是明媚一天的开始。

是一个新的梦境。

就当是他创造出的游戏世界。一切都是他掌握着,这样也很好。平时老师的责备不会落在他头上、人们不会对他的形单影只指指点点——还有同性间的示爱。好吧,这项暂且跳过。

暧昧的肢体接触可以解释为关系好,那么这种执着的眼神总不至于当作仇视——是喜欢呐。

叶修总不喜欢与别人吵吵闹闹的,于是本能的拒人于千里之外之外,只有那么几个人总也赶不走,刚开始他觉得烦——却又渐渐习惯。

“叶修我跟你说,韩文清又换了一个学生会副主席,真是个狠人——那小姑娘上任才一周呢。”

“沐橙妹子又被人表白了,那男的可真惨呐——被毫不留情地拒绝啦!”

“新出的那款游戏你玩了嘛?听说是第一人称的rpg,可有意思了。”

       .
       .
       .
       .
       .
       .
“你真是呱噪,”叶修撇了一眼身边说的眉飞色舞一刻不停地少年,终是无奈地叹了口气,转念又想,“这样好像也不错。”

黄色绒毛随着少年得意的摆着头也左右晃动,只是摸一下——唔啊——就感到身体变得轻飘飘的。手感可真好。

叶修只是享受的半眯着眼,任由半米的光在窗外打转。

“少天,你可千万别去理发——破坏了这天然的手感。”不着边际的调笑从嘴角溢出,他还是放纵阳光。然后他听到黄少天吃吃的笑起来。

“好的——”和煦的风吹来,十分惹人倦。



时间尚且停留在快要放学的黄昏,叶修靠在窗台,微眯着眼看即将消失的夕阳,余光迟迟不肯消逝,尽乎于永恒。

老师站在讲台上唾沫横飞,但点名时却与叶修的名字隔了几万光年一样,永远也打不到。

睡觉时上课最好的活动,不过同桌的侧脸至少比佝偻着背的老头好看。

额前的碎发乖巧顺在眉边,一双深棕色眼里总也含着笑和其他一些混浊的情绪,当他转头看向叶修时,便又多了几分清明,多了几分欢喜。

他只挑了挑眉,没再对叶修说什么。

不得不承认他的同桌很好看的。是叫喻文州来着。

话不多,但追他的小姑娘实在不少。

每次叶修从抽屉找出大堆给他的情书,总是定定看着他,见他没什么反应就一股脑都扔进了垃圾桶里。

“你好歹也看一张吧。”叶修百无聊赖的窥着别人的心意,恶趣味的将其展平放在喻文州的眼前。谁知人家只是看着他笑。

笑。

眼睛微弯,嘴角的弧度也不太显眼,但威力着实惊人,叶修只得尴尬地收回手。

“这些巧克力你吃吧,”喻文州指了指自己的抽屉,又将头枕在双臂上,闷闷的发声,“别再看着我了,再看我就想亲你了。”

叶修比了个OK的手势,立马别过视线。

“想不到你居然这么调皮。”叶修也闷闷道。

长的好看还不准人看,真讨厌啊。




嗯,是夜。

要说散步也会遇上死对头,也就叶修一人有此殊荣。

“嗨,老韩,最近的服务器更新了嘛?新键盘手感如何?”机关枪似的,叶修抛出一系列问题,看似漫不经心实则有意回避了一些不愉快话题。比如上周电玩城中的胜负啦,用人身打的赌啦——暂时都忘记吧。

韩文清看了他几眼最终只有一个鼻音发了出来。

怪煎熬的。

叶修继续他的路线,谁知月光冷冷清清,不知不觉身边竟多出一人。那人眉目硬朗,月光也柔化不得他眼中的锐利。

视线有些模糊......

脑中也突的闪现出几个熟悉的名字......




等等,有些不对劲了。







我已经不记得自己何时沉睡了。











为什么——我的手上全是血?









白衣白帽白床单,还有一个脸色苍白的人。

你猜他什么时候会醒来,张佳乐没头没脑的问。环视一周,众人皆各怀鬼胎的样子。

“谁知道呢。”

是啊,谁知道呢。得知自己问了句废话,但眼神仍不住地飘向白色窗帘。

“反正不会是最近,他在梦里应该很开心吧。”


叶修活在梦里,梦里有苏沐秋。

【昊戴】人家就是喜欢你嘛

靠啊,我爱她

白果_Amile:

小甜饼!!!


我家大傻子的点文 @循时rain 


※bg向


※ooc预警


※沙雕文


※雷者慎入!


——————————————————————








在这个女选手极度稀缺的联盟里,又一位貌美的女选手脱单了。






————雷霆戴妍琦






脱单对象也是联盟里的人,但不少人都说没想到两人会在一起。






————呼啸唐昊






据说先表白的还是戴妹子,红着脸表完白然后对方红着脸答应了。






对于刚开始恋爱的小情侣,又特别是唐昊戴妍琦这种,面对彼此都免不了害羞,确定关系后的三个月都还是一见面就双双脸红。






夏休期来临,唐昊和戴妍琦也决定借助这个夏休期好好增进一下感情,起码不要一见面就脸红支支吾吾不知道说啥好。






增进感情的方法就是同居。






肖时钦在雷霆送走戴妍琦去N市的时候千叮咛万嘱咐,活脱脱一老父亲在不断唠叨担心一家闺女出事儿,嗯...毕竟戴妍琦也是他们雷霆的小魔女,雷霆的未来嘛!






戴妍琦下飞机的时候唐昊已经早早地全副武装来到飞机场等待了,唐昊虽然嘴上不怎么会说,但行动还是又快又诚实的。






他站在接机口心不在焉地捣鼓着手机,没几秒就抬眼看看,直到第n次抬眼看见了戴妍琦的身影从接机口走出,他瞬间心跳加速,长腿一迈,没几步就到了戴妍琦面前,从她手上拿过了行李箱和包包,单手拎着,然后另一手牵着她往地下停车场走。






戴妍琦也是全副武装,虽然他们不是明星但其实也差不多了,毕竟荣耀是红遍了祖国大江南北,而他们又是实力相当的职业选手。虽然她是全副武装但唐昊还是一眼就看出是她,唐昊表示谁还认不出自己的爱人呢!






戴妍琦和唐昊一样,也是一眼就认出来是他,看见他大步走到面前一只手就拿走了自己用全部力气才拿起的行李然后另一只手牵起了自己,她楞了楞然后在口罩下偷偷笑了笑。






唐昊一只手十分用劲地提着行李,而另一只手却是又轻又温柔的握着戴妍琦,他走在前面一点,特意放慢了脚步,怕身后的戴妍琦会跟不上,戴妍琦把他的小动作尽收眼底,她觉得唐昊肯定脸红了,然后想着想着就在心底感慨,自家的男朋友真是绝世可爱!






“干嘛啊?”






唐昊听到身后戴妍琦轻轻的笑声,别扭的问了问她。






“嘻嘻,我觉得我男朋友可爱啊!”






戴小魔女有谁不敢调戏,更可况这还是自己男朋友。






“...哼”






从机场到唐昊家也有一段距离,路上戴妍琦倒是没怎么调戏唐昊,只是比较正经地问了问他N市有什么好玩的好吃的,要知道N市可谓是六朝古都,好看好玩的景点还是有不少的,只是特色小吃是比不上武汉了。唐昊答应在夏休期这两个月带她在N市好好玩玩。






一到家两人也没怎么休息,就把戴妍琦的行李打开,把里面的日用品等等算拿出来在家里各个位置放好。唐昊最后将戴妍琦的衣服收进衣柜后转身便看见戴妍琦已经缩在床边睡着了。






唐昊虽然平时总是易冲动又傲气,但对于戴妍琦他也是真的用心。他估摸着戴妍琦这一早起来收拾东西赶飞机,原本能在飞机上稍微睡一会也会因为将要见到自己激动的睡不着,想到这里他又是一阵心疼,上前轻轻用公主抱抱起她往床中央放了放,然后又轻轻给他盖上被子,直起身来犹豫了一会又弯下身,在她额头上落下一个吻然后红着脸出了房间,临走之前也没忘把房间内的空调调到适宜的温度。






出了房间,唐昊去洗手间用冷水洗了把脸,然后打开电脑登录训练软件,嗯...作为一个合格的队长就是夏休期也不忘训练。






莫约半小时,唐昊完成了三个训练项目,卧室的门突然打开了。






戴妍琦光着脚站在门口,披着及肩短发,薄薄的空调被裹在身上,一只手揉着眼睛,很不清醒的样子。






“糖糕......”






戴妍琦轻轻喊了唐昊一声,然后向他这里走来。唐昊听到她这一声刚醒来带着鼻音酥酥软软的唤声红了脸,戴妍琦走到他面前一弯腰钻进了唐昊怀里。






唐昊正坐在电竞椅上,双手搭在面前的电脑桌上,整个身体与电脑桌还有点距离,戴妍琦钻进了这个空挡里,两腿一跨,面朝着唐昊坐在了他的大腿上,双手抱住他的腰,脸贴在了他的胸口上,闭上眼一副准备睡觉的样子。






此时唐昊的已经红透了,他保持着这个动作一直没有动,屏幕上的小人早早地从崖壁上掉下来训练失败了他也不晓得。






“怎么啦?不舒服嘛?”






几分钟后戴妍琦感受到了他的僵硬,抬起了毛茸茸的脑袋,眼睛水灵灵地跟唐昊对视。






其实唐昊没几秒冷静下来之后一直在纠结自己要不要有什么动作,是不是让女孩子主动不好,自己要更主动,结果还没纠结出答案就听到怀里戴妍琦轻轻的声音,他一低头就看见小姑娘正抬头望着他,像一只小猫一样,可爱得直戳他的心脏。






“我在想你为什么会喜欢我。”






没来由的,唐昊问出这样一句话。






听到这个回答戴妍琦也是一瞬间的疑惑,然后她突然笑了,低下脑袋,埋在了唐昊怀里。






“你知道嘛,一个人喜欢上另一个人是因为某种原因,而那个原因消失就不会那么喜欢了。”


“比如喜欢你长得帅,那你老了不帅变丑了还喜欢你吗?比如喜欢你有钱,那哪天你突然倾家荡产了还喜欢你吗?”


“所以我喜欢你只是因为你是你,你是唯一的你。”


“没有喜欢你的原因然后会一直喜欢下去哦~”


——————————————————————


end.


我和我家大傻子打赌,要是中秋期间发完她的 楚橙 昊戴 两篇点文她就写all叶嗷嗷嗷!! 接招吧!!


“你是小孩子嘛?”

文乃看着伸太郎幼稚的举动条调笑着。而伸太郎只是将头埋得更低,低到眼里只有脚下的土地。

是了,午休时间独自在树下生气确实挺让大人们不耻的。但唯独不想被这家伙教导呢。

“还是先管好你的数学成绩吧。”闷闷的不可名状的声音透着红色外套飘出,带着一点点鼻音。

纵使没有抬头看,伸太郎依然能知道文乃此刻正在思考式的左右摇晃。因为眼中总是黑一片,白一片的,大概是那条长长的红色围巾吧。

规律的摆动忽然停止了,就像破旧的大摆钟突然停了。他的生命也要停在这一刻了。虽然有点模糊,但他还是听清了女孩子说的话。

“你可要记得我哦。”














记得,当然会永远记得,如果电脑的个人资料可以加上死亡时间,那么伸太郎一定会填上8月15日。

格瑞实在想象不到凯莉跳舞时的样子。

想象不到她穿着殷红的舞裙,跟着热情舞曲向他深情款款走来的样子。

就想现在这样。她一手提着裙摆一手向他做出邀约,微挑眉毛,眼里是盎然的趣味,高跟鞋踏踏的脆响透过音乐合了格瑞的心跳节拍。

“哒——嗒嗒——”

他还是不敢相信,这是那个疯癫癫的女孩子。那个喜欢血腥爱情故事、却总对他有偏见的女孩子。

凯莉笑着,享受般围着格瑞翩跹。第一次见他纠结觉得他们不是一类人,但她就喜欢上了。特别的他。

以至于凯莉总是想提醒他。

她总喜欢打破格瑞的常规,再笑嘻嘻地说着漫不经心的辩词。

像柴郡猫对爱丽丝说的那样:

“这里的人都是疯子。”

给白果脑丝画的头像,她欠我两篇点文了,over @白果_Amile

【雷凯】顽


※没头没脑的爽文

昏暗的小阁楼内只有华服摩擦的声音,灰白床单的褶皱中心便是矛盾发源地。

身穿红色嫁衣的少女被双手钳制,下巴被人用力的攥着,红色盖头不知被扔到何处,一双蓝眼睛里满是水雾,晶莹剔透的如某种珍贵玉石。低低的呜咽声被喉咙滚动着推出,凯莉此时处境不妙。

男性正歪着头欣赏凯莉狼狈的样子,一双紫色的眼睛含着浅浅的笑意,嘴角也玩味地勾起。双手不住地加重力道,直到泪珠真正脱离蓝海才不冷不热的开口"凯莉,你不会真想嫁给那个呆愣愣的小子吧。"

凯莉直直望进雷狮眼里,忽的收起柔弱的苦相,反之恶劣的勾起嘴角低声笑了起来,浓密的睫毛上还挂着泪珠,眼眶也微微发红,可那双碧蓝的眸子却也一度一度冰冷下去,不久,又变成了深深的笑意"你觉得呢,雷狮?"

少女此刻灿烂的笑容带着深深的讽刺。目光越过雷狮飘向虚无,粉嫩的小口一张一合的,倒像是济世神女才有的雅态。居高临下的审视着身下的少女,爱与恨揉杂的感情被压抑化作细细银针嵌入心脏。紫色的眸子微暗,俯下身子迫不及待寻求着慰藉。

又是血的对抗,不过当凯莉默默承受这宣泄似的一吻后,她还是扯出微笑"你输了,雷狮。"

放开对凯莉的钳制,抹去嘴角的献血,冷冷一哼"你以为这点妖毒奈何的了我?"

"确实,对你来说不痛不痒的,不过算是对你无节制暴力手段的一点报复而已。"凯莉迅速起身走到一边,揉了揉手腕,"哎呀,这下不能完成婚礼了。"那惋惜的语气让雷狮听了不禁好笑。

"不过是妖术而已,你若再敢在我眼皮子底下耍小聪明,我要你生不如死。"

"嘿嘿,来日方长,雷狮阁下慢走不送。"

——————————

今天看到一句话觉得莫名适合他俩:

风如鞭抽打树丛,树如针切削着风;风可以说是树在
哭泣,树可以说是风在呻吟。






【瑞凯】不可说

※瑞凯,微鬼莉

※意识流爽文




怎么说呢,凯莉小姐在死亡前还真的喊了格瑞的名字,不过喊都喊出来了内容是什么都无伤大雅,何况是找她的仇人格瑞替她收尸呢。

01
凯莉小姐是无依无靠的孤儿,在孤儿院凭着一双会说话的蓝眼睛捕获了鬼狐夫妇的爱心,那是他们身后跟着一个瘦小的男孩子,病恹恹的样子风一刮就倒似的。之后他们的第一次说话是在凯莉进入鬼狐家之后向他伸手言和,他说着别碰我,然后重重拍开了凯莉的手。

鬼狐是个药罐子,同时也是个天生的钢琴演奏家,穿着西服端坐的样子真是个天使模样,如果不是凯莉亲眼见到他拿着手枪面无表情扣动基板,她就要信了——这是一个普通的贵族家庭。

她眼看着身穿华服的养父就要因她不敢开枪而大打出手,手一抖,便打歪在犯人的腿上。惨叫声在密闭且昏暗的仓库里回荡。年幼的凯莉就此明白了一个道理:杀人就要一击毙命,不然会很吵的。

不过代价是她再也不会对着满屋子的洋娃娃而狂喜了。




02
凯莉一直跟着鬼狐一起学习杀人技巧。她总是在鬼狐训练完后殷勤地递上水或毛巾。不过他也没有笨到在这姑娘与他近身搏斗时直击要害后还认为那是她的兄妹情谊。

“闹够了没。”

“没有,如果你不嫌恶心我还可以继续。”

恶劣的笑掺着暗红的血,又有晦暗的宝蓝眼睛作点缀,凯莉像个恶作剧成功的孩子,半背过身子窃喜着。




03
不过凯莉小姐不是铁血无情,在看到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家”被毁灭时,她依然落泪了。无依无靠的小姑娘哭着,像刚刚来到孤儿院时那样,她的心忍不住的抽痛,苦涩蔓延在嘴角,不过是有声和无声的差别。但她早已过了可以嚎啕大哭的年纪。

凯莉在选择武器时毫不犹豫选择了狙击枪,她笑着说因为这样就算打偏了也听不到目标的惨叫,无声话剧不是很有意思嘛。那时她注意到鬼狐微抽的嘴角——这有什么稀奇的——她就勉为其难将他当作家人好了。

站在火中的,可不就是那个自己曾经想嫁的人嘛。他是多么冷漠,一袭白衣不沾一丝血迹,走过凯莉身边时只丢下一句不痛不痒的节哀。






04
曾经格瑞似乎在学校对凯莉十分关照,金好奇的问他为什么对凯莉这么关心。

“女孩子的刺杀天赋优异成这样很难得。”

为了让大笑的金信服,格瑞再次郑重地点了点头。

“我才不信呢。”

但似乎并没有起什么作用。


05
许多黑道家族的子女都在这里读书,美名其曰锻炼能力,实际上是为了不声不响地除掉家族的废子。若是某日发现一人惨死,大可推说成此人性格张狂,到处惹是生非招得仇杀,到时家族再出面悲伤给无知群众,那真是美滋滋,连自家的嫌疑也摘了个干净。

幻就是紫堂家的废子。生来胆小懦弱,进学校后被金和格瑞提点,处处为同伴着想,但似乎对人的情绪洞察力十分敏锐。

“凯莉,你是不是喜欢格瑞。”

“哈?怎么可能。”

“那你为什么每次见了格瑞都偷偷红了脸。”

“......”

“而且说话还结巴了。”

好家伙,本小姐真是平日里待你太好了。



06
凯莉知道格瑞是个很善于利用别人心里活动牵制他人的狠角,虽然他喜怒不显于色,但那双淡淡的紫色眼睛总在观察别人。她早该知道的。

那句节哀就是对她爱慕之情的回应。


07
凯莉小姐的任务失败了,伤口因没有及时处理而狰狞地自然撕裂着,浑身都是血,唯独那抹蓝色还清亮。

凯莉无所谓的笑了笑,用指腹摩挲着伤口边缘,龇牙咧嘴的。她能透过被血迹粘在一起的刘海间隙看到一模白色的身影。

“你好啊,我的先生。”

白色渐渐被黑色取代,她听到子弹上膛的声音,还有透着一丝悲伤的声音。

“我来替你收尸,我的夫人。”











※隐晦小破车


黑色的长发被另一只手束在一旁,偶有几缕被汗液蘸湿黏在脸旁,黑长的睫毛在碧蓝的眸子上打下片片阴影,因害怕而不知所措的目光交汇在某一点。冰冷的肌肤上有温热的触感传来,离中心区域越来越近,嘴角被费力地拉扯着,但生理上的恐惧远大于内心的压抑,刚要不住地张口大叫起来,便被异物入侵,喉咙深处被扩张,泪水也夺眶而出,恶心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人温柔的吻。浑身也动惮不得,只知道想逃。可稍稍冷静下后想要实行的偷袭便被扼杀,红色沾满了双目,他靠在她耳边,轻俏地说着情话,句末总是语音上扬愉悦之情溢于言表。

“乖,别乱动。”